機緣巧合下,我愛上泰國這地方,又在泰國遇上我的愛,一個香港人,一個泰國人,溝通卻是用日語,這份混合東京與曼谷,快與慢的愛情,感覺是真的很特別。由以往看日劇至漸漸看泰劇,由聽日本歌至聽泰文歌,由研究日語至學習泰文,過往的「哈日」至現在的「變泰」,相信都是「泰愛」的關係。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