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Ice Cappuccino與現場影像在腦內產生光合作用之際,我嘗試分析店內的生意範圍,因為Hundred Children表面上是一間咖啡店,但有理由相信它的前世今生是一間傢俱店,當然這推斷因為是見到價錢牌而來,從陳設與傢俱的款式看來,有點香港荷李活道的味道,荷李活道我行過不少次,不過從未嘗過以下感覺-原來當身處那大宅門似的大廳坐在酸枝木椅邊飲著咖啡,眼睛邊望著相機的觀景器,而耳裡又傳來有少少監獄版本拍子的《禪院鐘聲》時,那混合快感是很難形容的。

Hundred Children Cafe

看到一個個雀籠,就聯想到十三少之類的人物

Hundred Children Cafe

店內其實有不少矛盾美學,一個西洋結他鐘與中式花瓶電燈

Hundred Children Cafe

店內分左右兩邊,面積算是不少的餐廳咖啡店

Hundred Children Cafe

另一面可看到直通二樓的樓底

Hundred Children Cafe

每個角度都擺放了不同裝飾掛畫

Hundred Children Cafe

這個小食檔擺設香港也有近似的

Hundred Children Cafe

正門放著一對壽星仔女

Hundred Children Cafe

笑咪咪的歡迎你

Hundred Children Cafe

又突然有招財貓向你招手

Hundred Children Cafe

另邊廂的擺設

Hundred Children Cafe

荷李活道常見的貨品

Hundred Children Cafe

門前很多免費小資料

Hundred Children Cafe

店內有很多小手信如紙袋布袋等售價

Hundred Children Cafe

在店內兩小時,差不多起程了,最後當然要探訪洗手間

Hundred Children Cafe

洗手間內,真正領會什麼是金盤洗手了

Hundred Children Cafe

龍頭不斷放水,真好意頭

Hundred Children Cafe

約了女友在JJ Market等,是時候出發了,真有點不捨得

廣告